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方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仅限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0|回复: 35
收起左侧

我要演许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 07: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仅限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9-3 07:53 编辑


       我要演许仙
  文/老榆木
  
  深秋,入夜。
  潇瑟秋风怒吼,卷起一波又一波的尘灰,尘灰挟裹着一蓬蓬落叶。叶们你挤我拥,翻着筋斗,在狂风的助推下,争先恐后向前奔跑,仿佛在进行着一场紧张的百米角逐,有的在空中,有的在地下。
  “咱,咱为甚会胖,胖成这样?二,二百多斤,我的天那,哥,哥们儿说咱像个大,大狗熊。”
  醉汉指着自己的鼻子:“咱,咱是大,大狗熊?哥,哥们,十五年前,咱,咱大老吴可,可不是这球,球样,一表人,人才啊。如今,为,为甚会变成这,这等模,模样?咱,咱为甚只,只能演一个陪,陪角?唉,咱,咱以前迷人的风,风采,难,难道一去不,不复返了吗?呜,我,我要演许仙,呜呜。”
  大街上,风卷落叶中,踉踉跄跄走着一个醉汉,手里掂着一瓶高酒精度的玻璃瓶汾酒,口里含糊不清地唱着上党落子,声音洪亮,字正腔圆,绝对专业:
  想当年大老吴有头有脸,
  而如今咱为何得罪导演。
  总算盼得来白蛇传排练,
  没想到咱不能出演许仙。
  就只为老吴二百斤大块,
  与许仙俏形象相差太远。
  我说陈章啊你个破导演,
  你诚心把晓天搁到一边。
  边走路边喝酒诉说愁冤,
  有谁能理解咱苦心一片。
  罢罢罢,来来来,
  拿手中汾酒瓶咱权作宝剑,
  杀死你破导演方才心甘。
  人行道上,醉汉边走边喝,边喝边唱,边唱边哭,看他那样子,已经到了随时都会倒下去的地步,但仍不时地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往下灌。
  “我,我要我,我的主角,导,导演,白蛇传里的许,许仙,那个角,角色应该是我,我的,为,为啥不让我,我演?导,导演,你欺人太,太甚。我,我,我跟你拚,拚了。”醉汉一口气将剩下的少半瓶洒喝了个底朝天,仰着脑袋,将酒瓶在嘴边晃荡了几下,一滴也没了。啪嚓,醉汉将手中的空酒摔在地下,东倒西歪地前扑了几步,腿一软,像山一样倒了下去。
  嚓,嚓,嚓。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高佻而标致的年轻人穿着运动背心,轻松地迈着矫健的步伐在跑步,一米七二的个头不胖不瘦正合适,臂肌胸肌暴突,身体结实得像头牛。我的娘,这那是肌肉?简直就是由一块块钢铁砌筑而成。
  年轻人胸前那个胸牌十分的醒目:余氏电影工作室。
  “喂,老兄,你怎么能睡在这里?要得病的。起来,快起来。醉成这样,嗨。”
  年轻人俯下身去,看着这个不熟悉的面孔,摇摇头。
  “酒,酒,我,我要酒。”醉汉紧闭着双眼,口里喷发出一股股浓烈而刺鼻的酒气。酒字落音,人又呼呼睡去。
  “走,老兄,我扶你起来。”
  也没见年轻人怎么费力,抓住醉汉的胳膊往起一带,便轻轻地将一个比自己高小半头重达二百多斤的醉汉扶在自己的肩头:“老兄,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年轻人连问三声,但醉汉却没回答,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重喘之声,醉汉沉醉于梦中,只管睡他的大觉。
  当醉汉一觉睡醒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居室,室内装潢甚为特别,墙上悬挂的影视作品、西洋风景画和人物素描,庄重而大气,无不显示出主人的艺术风格。醉汉昨晚喝得太多了,以致睡了一夜都没缓过劲来,口干舌焦,头痛欲裂。他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醉汉两眼望着天花板愣愣出神。他叫吴晓天,三十六七岁的样子。恍惚记得,他从剧场走出来,在一家小饭馆里晚餐,自酌自饮,他要借酒消愁,一扫心中的不快。
  “你醒了?昨夜你烂醉如泥,可把我吓得不轻。”一个浓眉大眼,肤色白皙,仪表端方,肌肉结实的年轻人,手里捧着杯浓茶走了进来:“来,喝点浓茶,解解酒。”
  “你是余先生?”吴晓天看了看主人床头挂着的胸牌:“你是搞影视艺术的?”
  年轻人笑笑说:“是啊,我叫余德欣,三年前,我创办了这个余氏电影工作室。”
  “真是无缘不相逢啊,说起来咱还算同行。”
  “老兄是。”
  “余先生,我是刈陵市黎明剧团的上党落子演员,我叫吴晓天。”
  “幸会,幸会,原来是吴老师,大名鼎鼎的许仙扮演者啊。十五年前,我看过你演的《白蛇传》,真棒,老师,我还算是你的一个粉丝呢。”余德欣坐在吴晓天的对面,削好一个苹果递过去:“吴老师,你昨晚,怎么会醉成那个样子?”
  “唉,一言难尽啊,还不是因为那个许仙?”
  “此话怎讲?我特喜欢你演得许仙,真是演绝了。老师怎么会因这个许仙而烦恼?”余德欣有点迷惑不解。
  “说起来,气死我了。”吴晓天似乎极度伤心,那张脸,又呈哭状:“陈师傅,陈章,我们的导演,他,他欺负人。”
  如此这般,吴晓天将自己的苦恼一五一十地说给了余德欣。
  他则之所以如此消沉,是因为昨天遭受了人生中最重的一次打击,剧团决定重新排演中断了十五年的上党落子《白蛇传》。十五年前,《白蛇传》是团里的重点剧目,吴晓天是主角许仙的扮演者。一本《白蛇传》戏曲风靡了以刈陵市为轴心的方圆三百里,一个许仙,使吴晓天名声大噪,可以说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那时候,二十多岁的吴晓天身高一米七五,双眼皮,丹凤眼,面目清秀,五官端正,一表人才。那身板,直不溜秋,往人前一站,玉树临风;那嗓口,声音洪亮,不用扩音器,台下观众一样听得清。一个标准的美男子形象,曾迷倒无数观众,使多少小媳妇大闺女为之倾心,神魂颠倒。谁知,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在现代媒体的冲击下,传统戏曲爱好者越来越少,剧团经营每况愈下,入不溥出。到二千年后,多半演员纷纷改行,剧团一下子陷入困境,十年内几乎没有排练过节目,吴晓天临时被调到市文化馆做了一名工作人员。五年前,有一位民营铁矿老板心血来潮,投资百万新修了剧团大楼,恢复了黎明剧团建制,剧团重新开张,招兵买马,新置办了行头、乐琴和导具,吴晓天又被重金招回剧团。这几年,剧团逐步恢复了元气,在刈陵文艺文化界又争得了一席之地,虽然赚钱不是太多,但养活六十多个演职人员,到也富富有余。
  这不?昨天,剧团要排演《白蛇传》,在遴选主角时,导演陈章竟然背着他更换了主角。他忘不了,永远忘不了,陈导演的话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大到让他无法忍受的地步:“小吴啊,你不再是十五年前那个吴晓天了。你见过有二百斤重的胖许仙吗?不让观众笑掉大牙才怪。”
  “你。”吴晓天气结,无言以对。
  “我知道你不服,也不甘心,可是,以你现在这个胖大身材,确实不适合演许仙啊。”
  “那么请问导演,我怎样才够条件演这个许仙?”
  导演上上下下把吴晓天打量了个遍,沉默了一阵才说道:“小吴啊,如果你能将体重减到一百二十斤,这个许仙还是你的。”
  “一,一百二,二十?”吴晓天吃惊地说:“这,可能吗?”
  “是呀,所以说,这个许仙嘛,也就不可能了。”
  “你--。好,好,够你狠,你等着瞧。”
  吴晓天一气,甩袖而出。他那个气呀,真是没法说。他徘徊在大街上,脑袋胀疼得似要暴烈开来,胸中那口闷气,憋得他好难受,不知不觉地,他走进那家小饭馆。
  然后,他就酩酊大醉,泪流满面,扶杯痛哭。
  “减肥减到一百二,导演,你以为咱是泥捏的,随便再捏一把就瘦下去了?开玩笑,明摆着是在剥夺咱这个角色啊,他娘的。”
  作为团里一个主要演员,台柱子,不让他出演许仙,那是一件丢人的事,他感觉颜面尽失,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他恨导演,更恨这个二百斤重的胖大身材。在市文化馆五年多来,他养尊处优,吃得好,油水大,又疏于锻炼,好端端的一个美男子,硬生生从一百二十多斤像翻筋斗一样猛胖到二百多斤,平均一年长十六斤肉。这个混蛋体重,唉,他追悔莫及。
  “我还能回到从前吗?我还能演那个白蛇传里的俏许仙吗?”他感到绝望:“难道,我的艺术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不甘心呀,余先生。所以,我失落,我痛苦,我感觉生不如死。”
  看了看吴晓天,余德欣点点头说道:“是啊老师,这确实够烦恼的。我体会得到,一个演员不能正常出演他喜欢的角色,的确是一种遗憾。不过--。”
  “不过什么?难道,先生有什么好的主意?”
  余德欣一笑说:“老师猜对了,我到是有一个办法,能让老师重新拾回你的许仙梦,只是十分的辛苦,不知老师能否吃得起苦?”
  吴晓天眼睛一亮,没等余德欣说完,马上接口道:“不怕不怕,余先生,为了能实现我的许仙梦,什么苦我都能吃得下。”
  “嗯,如此甚好。吴老师,你明白,要想争回这个角色,必须让你的身材变瘦,这样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他能帮你完成你的心愿。”
  “余先生,我这二百多斤重的块头,减肥,谈何容易?”
  “世上无难事,老师,就看你有没有决心、耐心和意志了。”
  吴晓天犹豫了,减肥吧?几乎不可能。不减肥?不要说许仙他演不了,能否在剧团呆得下去,都还是未知数。
  从吴晓天的眼神中,余德欣读懂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说:“老师,能不能将二百斤减到一百二,我们可以试一试,眼前可以走的,也只瘦身减肥条路了。”
  一想到许仙这个角色,一想到十五年前的鲜花和掌声,一想到导演那鄙视的目光,吴晓天精神一振说:“减,余先生,我减。”
  余德欣带他来的这个地方并不太远,出了余氏电影工作室,转过鼓楼街,前行三千多米,到达广通路,进入刈陵市文化活动中心,在三楼,余德欣止步在一个叫“黎侯王健身俱乐部”的门前。
  “到了老师,就这里。”
  黎侯王健身俱乐部的老板好像和余德欣很熟悉,一见面,便热情地打招呼,互相寒喧,拥抱。经理向吴晓天伸出手,说:“欢迎吴兄,李彦栋愿为你服务。”
  “你,你认识我?”
  李彦栋望了余德欣一眼,既然你是余兄的朋友,我还能不了解你?和余兄一样,小时候,我也是你的粉丝,尤其是你饰演的许仙,在刈陵市堪称一绝。好,吴兄,你随我来,先看看我这里的设备,完了,按你的体重和瘦身所需要的时间,我给你订制一套科学的减肥计划,只要你严格按照我的这套计划坚持下去,我和余兄一定还你一个更加迷人的许仙。”
  这个健身房面积至少也有百多平方米,单个器材如哑铃、拉力器、握力器、铁块等,固定式的有铁轮子的自行车、各种型号的跑步机、多功能健身器等不下几十种。适逢周日,健身的人特别多,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女。吴晓天懒惰,从没来过这地方,许多健身器材,他都是第一次见到,觉得很是新鲜。
  说干就干,半个小时后,吴晓天按照李彦栋经理为他量身定制的瘦身计划,开始了他为期三个月的减肥历程。
  “没事吴老师,瘦身没有捷径,你就苦炼吧,我的余氏电影工作室,会全程跟踪拍摄你的减肥过程。”
  “好,谢谢两位仁兄了,谢谢!”
  第一天,感觉还行。第二天,全身肌肉开始酸痛。第三天下来,好家伙,也真够厉害的,躺在床上,吴晓天感觉骨架都快要散了。
  “娘啊,太苦了吧?按照李经理制定的瘦身计划,要大运动量坚持三个月,这中间,一刻都不能中断,否则前功尽弃。三个月,天哪,三天都顶不住了,还三个月。要这样下去,肥肉还没减下来,命早没了,我的天那。”
  吴晓天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心想说,罢了,咱这许仙,还是不演了吧。
  可是,能不演许仙行吗?不行。他忘不了,导演那鄙夷的目光,剧团伙计们那嘲笑的眼神,还有许仙那亮丽的角色,十五年前台下观众那热烈的掌声,特别是老婆那期盼的笑容。尤其是老婆,幸亏她在外地工作,孩子在她那边上学,要在跟前,像他这样软蛋,还不受罚跪搓板?
  “不行。”吴晓天猛地坐起来,在室内来回地踱步。许久,他突然停下却步,快速走向衣架,扯起衣服穿上,出门一溜小跑,朝黎侯王健身俱乐部奔去,他决定,今晚,就住在健身房了。
  伤疼好了又犯,犯了又好,身上的肥肉,不知不觉间在慢慢减少。
  余德欣拿着摄像机,记录下了吴晓天一个个汗流满面,衣襟尽湿的影像。细心的余德欣每天比较一下吴晓天的体形变化,每天脸上都换上新笑容,他不止一次地向吴晓天翘起大拇指鼓励他说:“老师真棒,加油!”
  期间,余德欣特意到市黎明剧团走访了陈章导演。
  “自我介绍一下,余德欣。”说着,递给陈导一张精制的名片:“陈导,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团吴晓天的情况。”
  “吴晓天负气出走后,团里实在没有一个合适的人能承担起许仙这个角色。”陈导愁眉苦脸地对余德欣说:“余先生,不瞒你说,要不是吴晓天那二百斤肥肉,这许仙非他莫属。不好意思,这一段,没驴使牛,我亲自顶上这个角色。可,你看我这把年纪,五十八了,脸上沟沟叉叉,腰弯了,背也驼了,嗓子更是不好使了,哑屁声嗓的,演了几场许仙,那想到,一出场,台下哗声骤起,乱成一片,嚷嚷着要我滚下台,我脸上好烧,像点着一把火,全凭油彩罩着,要不咱这张老脸,唉。更有甚者,竟然将半块砖头轮上台来,还有扔破鞋、香蕉皮、果核的,差点砸到我的头上,丢人那。余先生,要不是吴晓天胖得不像样子,我也不用受这份洋罪丢那个摊了。”
  “陈导,你说句实话,你欢迎吴晓天重新回来团里吗?”余德欣试探着问。
  “欢迎啊,他是咱团里的台柱子,咱一直期待着。只是,这小子近来失踪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不过。”
  “我知道,陈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即使他回来了,也演不了许仙这个角色,因为他太胖了。不过我相信,吴晓天老师是好样的,总有一天,他能再为你撑起这个剧团来。我到是希望,我能将贵团的主打剧目《白蛇传》拍成电影,在媒体上传播吗?你知道,现在毕竟是信息时代了,你们总不能老在乡村演出,收益太低了。”
  “欢迎啊,求之不得呢。”陈导觉得余德欣话里有话,但又不知他这话从何说走,点点头说:“但愿吧,只可惜,唉!”
  没再说多余的话,余德欣心中有了底,和陈导握了握手,拍了拍陈导的肩膀说:“陈导,我祝福黎明剧团,希望黎明剧团老树开花,再次出现一个明媚的春天。”
  “谢谢,谢谢你,借先生的吉言了。”
  时间在流逝。
  不觉三月期限已到。
  在刈陵市黎明剧团的排演大厅,吴晓天突然出现在陈导面前。在他的身后,跟着余德欣和李彦栋。
  陈导惊呆了:“你,你是吴晓天兄弟?”
  “怎么,三个月没见,面生了?”
  “啧啧。我操,啧啧!”陈章导演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不已,这哪是那个狗熊一样的吴晓天?面目清秀,五官端正,双眼皮,丹凤眼,一表人才,十五年前的呈晓天,竟奇迹般地还原了。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现在,多重?”
  “一百二十,多半斤。”
  “莫非你遇到了神仙了?”
  “不错。”
  吴晓天一指余、李两位笑呵呵地说:“这俩位,就是活神仙。”
  余德欣赶忙拿起手中的摄像机:“陈导,《白蛇传》排练开始吧,我全程拍摄。哈哈。”
  

发表于 2019-9-3 09:33: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哥哥上午好。

点评

感谢小老弟前来支持老哥,谢谢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09:49
发表于 2019-9-3 09:3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巧不成书,许仙就是你了{:9001:}

点评

呵呵,许仙其实是不好演的,这角色有难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09:50
 楼主| 发表于 2019-9-3 09: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送水声 发表于 2019-9-3 09:33
问候哥哥上午好。

感谢小老弟前来支持老哥,谢谢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9-3 09: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送水声 发表于 2019-9-3 09:34
无巧不成书,许仙就是你了

呵呵,许仙其实是不好演的,这角色有难度

点评

我只想知道白娘子是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15:21

24

主题

688

帖子

197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973
发表于 2019-9-3 11: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谋篇布局都值得好好学习,给您敬茶啦!

点评

谢谢往来友,晌午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12:41
 楼主| 发表于 2019-9-3 12: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往来 发表于 2019-9-3 11:59
语言,谋篇布局都值得好好学习,给您敬茶啦!

谢谢往来友,晌午好

13

主题

252

帖子

67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77
发表于 2019-9-3 13:0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

点评

感谢友光临,敬茶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16: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9-3 13: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不看了

点评

呵呵,下次发个短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16:05
发表于 2019-9-3 14: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看先问一下:是大哥要演许仙吗?

点评

不是啊,虚构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3 16:06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北方文学论坛

GMT+8, 2019-9-20 05:52 , Processed in 0.063848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