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方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仅限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回复: 27
收起左侧

东北方言长篇小说《山民》

[复制链接]

6

主题

92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发表于 2019-9-5 15: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仅限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北方樵夫 于 2019-9-5 16:08 编辑

长篇小说《山民》
作者:夏玉君


作者简介:夏玉君,笔名:北方樵夫,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黑龙江省伊春市友好区税务局,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过兴安系列散文集《兴安记忆》,励志散文集《拨亮心灯》,著有长篇小说《兴安人》。文章散见于《人民文学》、《延河》、《雪莲》、《辽河文学》和《岁月》等刊物,有文章被《读者》等杂志转载。


通联:黑龙江省伊春市友好区税务局
电话:13845851733
公众号:北方岁月(x45851733)
微信:xyj45851733


二维码.jpg



《山民》简介

       一群林业三师转业官兵,开赴到黑龙江伊春林区进行开发建设,他们不畏艰辛,在大森林中建起了兴安林场。文革初期,霍山魁等林场职工在谭献林场长的领导下,不为政治运动所干扰,爬冰雪战严寒,年年出色完成冬运木材生产任务,为国家建设输送了大量的优质木材。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林区建设百废待兴但又矛盾重重:由于采伐计划的减少,新任场长给职工放假,林场职工的生活每况愈下。霍山魁冥思苦想,不畏困难,虽经过许多曲折,但最终还是办起了集木耳栽培,野猪、水产养殖和山野菜加工为一体的大山林绿色食品有限公司,带领全林场职工走出了一条非林脱木的致富之路。

     就在霍山魁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又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把公司所有的事业都完全交给了年轻一代。自己又拿起铁锨和镐头,植树造林,偿还他几十年欠给子孙后代的债务。他要让兴安林场周围的群山更加葱茏茂盛,完成周总理“青山常在,永续利用”的夙愿。(全书42万字)



   写作特点:  方言而不难懂      诙谐而不低俗
                          趣味而不失厚重    乡土而不失高雅
                         小故事透视大题材   小人物袒露大胸怀
                小林场展现大社会   小作为折射大能量


                                                上部  
                                                  之一

    正是隆冬季节,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就像荣归故里,从广袤的内蒙古高原长驱直入,肆无忌惮地统治着绵延的小兴安岭山脉。山南坡北的树木被寒风撕扯得呲牙咧嘴,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发出怕人的尖叫和呜咽声。傍晚时分,日头就像贫血的病人,在白雪皑皑的山顶吃力地挣扎,找不到一点暖意。不大工夫儿,它那贫血的脸庞被山体彻底吞噬,远近的山林顿时变得模糊起来。

  公元1969年岁尾,这一抹冬日的残阳,委实有些疲惫。

  在这距兴安林场十多公里远的山窝窝里,二十几个穿戴臃肿的林业工人正低着头,在没膝的雪壳子里艰难地跋涉。他们谁都不言语,在山场劳作了一天,浑身累得像散了架子,巴不得立咯亮(liang-1长出一对翅膀飞回工棚。

   走着,走着,五大三粗的盛广财冷不丁地嚎(hao-1)唠(lao-0)一嗓子:老霍,你快瞅,前边旯(la-2)就是工棚了。

    霍山魁抬头望了望,又扭动一下冻僵的脖子,瞪了他一眼:消停一会儿吧,瞎么乎地。

    盛广财又用手闷子指了指远处:谁(shei-2)瞎么乎的?那不是工棚是啥?

       霍山魁面无表情:是个屁老鸭子,小猫没眼睛,瞎虎一个。

      身后的尚远志卷起冒着热气的狗皮帽子,拍了拍盛广财:你眼睛是哇,还是水铃铛,那是咱前几天才归好的原木楞垛,

        盛广财用大衣袖子使劲揉了揉挂满霜花的眼睛,又仔细瞧了瞧,憨憨地笑了:妈了巴子的,整插劈了

  尚远志“哼”了一声:属尿壶的,挨(nai-1)呲儿没够。


      盛广财用脚踢了尚远志一下:这他妈的也怨我呀,我的肚子叽了咕噜地,三根肠子闲两根半,都要饿胎(tai-3)歪wai-0)了。

      看你那熊色(sai-3),冻得鼻涕拉瞎的还没忘了吃。

       盛广财一下子炸庙了,他提高了嗓门:操,你少在那圈(juan-1)鄙我,你家人不吃都喝西北风呀。

      尚远志提醒着他:你是不知道哇,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前几天大雪封住了山路,明个儿林场要是再送不上来吃的,咱们就得扎脖了

       盛广财像霜打的茄子---蔫了有那么邪乎

      大伙都没有吱声。

       盛广财自言自语着:妈的,那可杆屁潮凉了。

      大伙儿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向前走着,雪地里又发出了工人们“咯吱、咯吱”的踩雪声。

      刚才说话的人叫尚远志,是霍山魁的副手,他算是林场识文断字的文化人说叫老尚,其实也不过啷当岁。盛广财和霍山魁、尚远志一样,都是跟随谭献林主任从林业三师部队来林场的。他身材魁梧,性格开朗,有话就想说,有屁就想放。想当年在部队时他就是个机枪手,几十斤的机枪扛上十几里,连粗气都不喘。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大黑瞎子,对卤子的,咋说都行,和他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的,他张口就骂,急愣(leng-2了,就五把抄儿


      大伙正蔫头耷拉脑走着,突然,一棵搭在半空树杈上的吊死鬼儿轰然倒下,眼瞅着就要砸到盛广财身上。

      说起吊死鬼儿,林业工人是既熟悉又害怕,它就是枯死或者被伐倒的树干搭在另一棵树的卡巴拉上。时间长了,说不准啥时候,或因风吹或枝桠断裂,树干就会倒向地面,每年都有不少在林间作业或走路的林业工人,被它砸伤或送命。所以人们管它叫“吊死鬼儿。”

        霍山魁大吼一声:快闪开,吊死鬼儿!

        霍山魁一边喊,一边向前冲去。一个飞脚将盛广财踹倒在一旁,自己一个个子骨碌到旁边的一棵树根下。

     倒下的“吊死鬼儿”重重地砸在雪地上,泛起一片白雾。等躺在地上的盛广财返过神儿来,其余的人都愣么愣眼地看着他。

       霍山魁站起来扑拉一下身上的雪,快步地走到盛广财面前,将他拉起:你瞅你载楞地,走个道儿都毛楞三光的。这回麻爪zhua-3)了吧?差点没把小命儿搭上。

         尚远志也凑了过来,一边给正愣神儿的盛广财扑拉雪一边数落着:我说大黑瞎子,你整天舞舞扎扎的,刚才要不是老霍给你一仰巴脚,你坐窝儿就得体登(deng-0)在这儿,还不谢谢老霍。

         霍山魁摆了摆手:别整那虚头巴脑的,麻溜赶路吧。


     工棚里热气腾腾,伙夫老潘满脸汗津津的,大锅里冒着热气,灶坑里的木头噼里啪啦作响,红红的火苗映得伙房一片光亮,根本就看不出一点无米下炊的迹象。霍山魁还没有脱去大衣,就急匆匆地进了灶房。

  老潘,咋样?那俩小子没整秃噜扣吧?

      老潘一脸兴奋:嗨,你教出的徒弟,哪有瘪子。

        霍山魁小声地:货呢?

      老潘擦了擦汗:过晌时他俩用绳子拖回两个狍子和五个兔子,晚上我烀了一个狍子,剩下的都让我用雪埋上了。

        霍山魁满意地点了点头:嗯,还真他妈造一气子

        霍山魁转身要走,又转过身问道:肉整熟shou-2))了吗?大伙儿可都饿旯眯了。

  老潘有些惋惜地:熟是熟了,就是没作料,放了点儿盐。
  
      霍山魁扬了扬手:这大雪封山的,能填饱肚子就他妈不瘦了。兄弟们半个冬天也没见着几回荤腥儿,今天晚上管够造。哦,对了,窝头还能对付几天?

每人一天两个,将将巴巴还能挺一天。

  霍山魁犹豫了一下:这么着,今晚儿分给每人半个窝头,就半个,知道不,让大家咧(lai-3)开腮帮子造狍子肉,就当今儿个过年了。

      说完,霍山魁背着手,满意地走出灶房。

    这个林班二十几个工人,霍山魁是队长。他们和其他林场的工人一样,从落雪开始就驻扎到深山老林里,在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教导下,爬冰卧雪,采伐树木;然后把木头归楞、装车,运往全国各地,支援社会主义建设。整个小兴安岭像这样的林班至少要有百个,由此伊春林区成了当时全国最大的木材生产基地。

    十多天前,一场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彻底湮没了进山的道路。林场送给养的马车没走多远,就活啦地在齐腰深的雪壳子里,山上林班的给养成了问题。

   “老霍,林场送嚼嗑来了?”老尚一把抓住了霍队长:“这可真是及时雨呀!

   霍山魁板着脸:做梦去吧!还及时雨呢,你去找宋江得(de-2)了。这么大的雪,你以为他们是天兵天将阿。

   尚远志一脸疑惑:不对吧,那老潘咋忙得脚打后脑勺子,把工棚都整得贼拉香,你扯啥哩(li-4)艮儿棱leng-1)呢?

      霍山魁没有吭声,顺手把尚远志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咱林班二十几个人,真要把谁饿别古喽,那可就豆包粘帘子了。

       那是不行(hang-2)乎。尚远志答应着。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这两天你在伐区看到高云谦和姚力威了吗?

      尚远志眨了眨眼睛:诶,你还别说,这两天我真没看着那俩小子。

  霍山魁瞪尚远志一眼:这副队长让你当的,丢两个人你都不知道。

  尚远志一脸无奈:整个就是个无赖。

     你说我无赖?

     说别人都对不起你,咱好好掰扯掰扯,咱们林班分两个组,高云谦他俩在你那组。你虎巴地把人整没了,反过来倒打一耙管我要人,你说你不是无赖是啥?

     霍山魁狡黠一笑

     尚远志追问道:你可别打哑巴缠了,跟破闷儿似地,他俩到底嘎哈去了?

     告诉你吧,我是让他俩去山里下套子了。

    尚远志眼睛一亮:老东西,真有你的。原来你,你,你是……

      霍山魁麻溜用手捂住尚远志的嘴,把他拉到工棚外边:你消停点儿行不行,亏你还当过侦察兵呢。

       尚远志顿时伸了伸舌头。

       工人们进了帐篷,脱去棉大衣,摘下棉帽子,围在板铺边的简易大桌子旁。伙夫老潘一溜儿小跑,把两大盆热气腾腾的狍子肉端上桌,大家顿时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瞅瞅你,谁都不敢动手。

      大黑瞎子把嗓门扯得老高:我说老潘,你他妈的是孙猴子呀,咋变出这么多好吃的。

      说着,大黑瞎子伸手就要去拿。

     小木匠孙光林赶紧把大黑瞎子的手挡了回来:你瞅你狼哇地,霍队长还没来呢。

     大黑瞎子满屋看了一下:诶,老霍和尚远志他俩哪儿去了?

      老霍和尚远志慢悠悠地往帐篷走着。

     霍山魁小声地:这俩小子抬木头虽不顶壳儿,可跑个山儿倒是溜(liu-4)秋(qiu-0)

     尚远志疑惑地:就他俩,笨笨咔咔的,还会下套子?

     那当然了,都是我在山场作业时教的。

     尚远志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老霍:有空你也教教我呗,等退休在家闲的无叽六瘦的,我也去山里整点儿嘎玛啥的,不过我听说下套子不是谁(shei-2)都能朝乎的。

     要说也没啥难的,三十年的旧棉袄(nao-3),都是老套子了

      尚远志提醒道:别忘喽,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霍山魁拍了拍尚远志:没听说吗?放屁吹灯,各练一功。实话告诉你吧,这跑山儿的学问可大了去了。再说了,我教他们太多,这两个狗脑袋也不醒腔卯大劲也就学个半拉咔叽的。不过,套个狍子追个兔子那还是手拿把掐。你还别说他老姨丑,这俩小子点儿挺正,今天上山还真没掉链子。虽耽误了些伐区作业,可兄弟们能填饱肚子了。

   尚远志叹服地点了点头:可吊以,太可吊以了。

  霍山魁的脸阴沉下来:屁吧,眼下政治运动这么紧,这事儿要是传回林场,那可就大扯(che-0)了

      也没啥大扯che-0)的。谭主任是咱的老领导,他剋(kei-1)谁(shei-2)也不能你呀。再咋说,咱这也是为了大伙儿好,没功劳还有苦劳呢。山场真要是饿死人,他当主任的吃不了也得兜着走

     霍山魁心事重重:谭主任倒没啥,怕就怕那个新来的副主任。大伙都哄哄他来林场是搞运动的,一个破坏生产的帽子就够咱喝一壶的。

      吊死鬼儿照镜子,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哼,这话看咋说,这就是嘴大嘴小的事,人家嘴一歪歪,咱就得摊事,你信不信?算了,老牛赶山,赶到哪儿,算到哪儿,走,咱吃饭去,发昏挡不了死,今晚先让兄弟们解解馋再说。

      说着,两人快步向工棚走去。



6

主题

92

帖子

28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8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16: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到这里一个长篇,是东北方言的。很多朋友可能读不懂。先发一小部分,算是投石问路吧。

这部小说已经录入我自己的公众号,而且是有声的,带音乐,可听、可读。

如果有喜欢的朋友可长按文头的二维码,就可关注了。

点评

嗯嗯这个好。我添加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6 15:35
发表于 2019-9-5 17: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夏老师入驻长篇版,感谢老师,愿老师在这里玩得愉快

点评

初来这里,还望多多指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6 08:53
发表于 2019-9-5 17: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老师,下午好
发表于 2019-9-5 17: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小说已经录入我自己的公众号,而且是有声的,带音乐,可听、可读。

这个好,有时间我一定听一听

点评

听可能要比读轻松一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6 08:54
发表于 2019-9-5 17: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喜欢的朋友可长按文头的二维码,就可关注了。

好的好的
发表于 2019-9-5 17: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的方言我们这里也有,大多能看得懂
发表于 2019-9-5 18: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如“立咯”、“哩(li-4)艮儿棱”等
发表于 2019-9-5 18: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充满东北黑土地的独特味道

点评

这就是我们黑龙江伊春的生活还原,当然,也会有些虚构成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6 08:56
发表于 2019-9-5 18: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来感觉颇实在,接地气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北方文学论坛

GMT+8, 2019-9-21 20:58 , Processed in 0.06690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