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方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仅限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0|回复: 88
收起左侧

武如上刊省级大型文学期刊《奔流》杂志

[复制链接]

17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7818
发表于 2019-6-21 08: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仅限中文注册)

x

QQ图片20190621090740.jpg


上刊《奔流》2019年5月号    现把全文分享过来,希望大家提些意见

                                                                                              哑恋   (短篇小说)
                                                                                                            文/武保军

                                                                                                     一
      这天早上,村西头李家一个男婴落地,晚上,村北头夏家一个女婴也出生了,庄稼人添加人口没有什么稀奇,倒是这两个孩子在一岁时因为高烧,到了该说话时都禁声了,成了哑巴,双方的父母做伴跑了几趟医院,到头来还是落下了毛病。
李家的孩子原本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李良,夏家的娃,名字也不错,叫夏花,只是后来人们干脆叫哑小子和哑妮子。
     村上的孩子不愿意和他们玩耍,人家的孩子每天去上学,他们每天去村外砍草,六七岁就背着个小筐在地里野跑,爹娘无奈,可也没有法子,倒是两个孩子在一起很开心。
      日子虽然晃晃悠悠,但回想起来才感觉如白马过隙,一晃悠,两个孩子都十多岁了,他们和爹娘一样下地挣工分,日子艰难,他长得壮实,成了半个劳力,夏花也开始成熟,出落得亭亭玉立。收工后,两个人来到约定的地方,姑娘只和李良玩,别人甭想和她套近乎。
      春天来了,大地翻了个身,把腰肢舒展了开来。
      两个人嘿嘿地笑着,跟头轱辘地跑下村西头的大土坑,坑底泛出来一汪春水,清清亮亮,有几只鸟儿在衔泥、喝水,不停地抖着翅膀,只有春天能使所有的动物感到惬意。土坑的半截腰有厚厚的胶泥层,两人用手各自挖了一大块,往一片坟地里跑去,柳条筐在身后颠动,不停地砸着屁股。
      那天,村子里的捣蛋鬼,名叫三蛋儿,领着三个人来欺负他们,三蛋儿走到夏花的面前,一脚把筐踢飞,嘴里骂道:“小哑巴!跟我玩会吧!我能说会道。”
     夏花呜哩哇啦地说着什么,舞动着手里的镰刀,三蛋儿一把夺了过去,随手扔向到了远处,动手拉扯她,李良急了,另外的三个人拦住他,手里的弹弓也瞄着他,他顾不得这些,拼命地跑向夏花,三个弹弓里的土坷垃一起弹了出来,他在疼痛中护住了夏花,三蛋儿嘿嘿一笑:“又一个小哑巴,你他娘的不怕凑?”
李良和三蛋扭在了一起,在地上翻滚着,夏花急得大哭。
      他们仗着人多,李良吃了亏,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把他们砍得野菜全部抢走,她心疼他,抚慰着他的脸,他表示没关系。
      他想报仇,做弹弓,要保护夏花不再受人欺负,她呜哩哇啦也要一个,他比划着,意思是说,你一个女孩子不能要,这是男孩子玩的,由我来保护你,她不干,立马把脸拉了下来,他这才点头同意,有了弹弓架子,得有气门芯,没钱买,李良没了主意,她用手刮刮他的鼻子,拉着他去了牲口棚周围,捡起一截麻绳头,他明白了,两人在村里转了三天,然后去供销社,换了钱,买了四根气门芯做成了弹弓。
      过后,三蛋儿又来找茬,这下可好,两人靠着坟头作掩护,和三蛋儿他们打开了对攻,呜哩哇啦地叫着,一时间,泥球球乱飞,李良和夏花早有准备,子弹充足,三蛋儿他们没有足够的泥球,打过来的大都是土坷垃,处于下风,三蛋儿的脑袋被打肿了好几处,他不服,约定第二天再战,他们一连打了三天,三蛋儿才被打服,李良笑了,夏花也笑了,弹弓大战实在是过瘾,三蛋儿再也不敢欺负他们了。
      今天,两人把胶泥放在一块倒下的石碑上,夏花脸上有了细汗,他抬起手臂,用破旧的衣服给她抹一把,她笑笑,两人开始揉泥球球,一个个小圆球球经过他们的手揉了出来,然后放到白地里晾晒,做好记号,把晒干的泥球装进衣兜里,没有战斗,就去打鸟,李良打弹弓有准头,在树林里打了十来只麻雀,夏花只打到了一只,春天的阳光暖融融,他们的脸蛋也红扑扑,尤其是夏花,更显俊吧。
      用泥巴裹住麻雀,挖个坑,点着柴火,升腾起缕缕烟雾,在这春天的原野上有些神秘感,随着泥土的爆裂,麻雀熟了,夏花很兴奋,两人的语言就是手舞足蹈和各自的眼神,他让她多吃,她推脱,后来形成了惯例,如果打的麻雀是双数,两人平分,是单数,让她多吃一个。
吃了麻雀肉,两人开始玩泥巴,手里准备同样一块大小的胶泥,把它弄成盆状,只不过底面这层尽量薄,然后口朝上,托在手里相互检查有没有漏洞,认真地检查完,李良哇地一声,这个号令过后,一起使劲摔下去,由于空气的作用,发出了清脆地响声,两人相互查看,看谁的破洞大,这次他笑了,大大的破洞像一个吊着嘴角的大嘴怪物,夏花一见,推了他一把,意思是太厉害了。
      按规则,须用自己的胶泥去填堵对方的窟窿,最后看谁赢的泥巴多,两人在石碑上噼里啪啦不停地摔着,鸟儿远远地躲着,有些惊恐和好奇,不时地叫一声,像是在惊呼。
  玩胶泥一是要有臂力,二是要有技巧,尽量把底面弄得薄薄的,太薄了就会破,也拿不起来,为此,尽量往上面吐唾沫儿,不至于被粘住。
      今天,夏花赢得多,摔出来的窟窿大,李良有些着急,闹性子,要不玩了,夏花看他生气了,心疼他,故意输,他这才把脸色缓了过来,把衣服也脱了,光着膀子,玩疯了。
      腻了,躺在地上晒太阳,夏花把自己的小手伸过去拉住他的手,紧紧地攥着,两人静静地躺着,没有动静,慢慢地睡着了。
暖风吹拂,鸟儿还在远处的树上鸣叫,天地之中飘荡着花草的气息,土地也在小憩,这时的田野上已经没人走动,没有完全熄灭的柴火氤氲着细弱的烟气,整个大地静谧而安详……
       这天早上,夏花娘觉得自家的母鸡在外面拉拉蛋,为了摸清底数,让夏花帮着撒鸡窝,她把一只胳膊伸进鸡窝里,抓出一只母鸡,然后用腿把鸡窝口挡住,食指伸进鸡的屁股眼里,屁股下边有硬硬的东西,就代表着今天的老母鸡要下蛋,娘养了十几只鸡,其中有两个公鸡,她一个个摸完,对娘伸出两个巴掌,意思是有十个母鸡要下蛋,娘很高兴,递给她一块窝窝头,示意她该出早工了,昨晚队长安排了,往村西地里背粪,她背着筐出了院子,扭头朝街筒子看去,没有看到李良,站着等,娘走过来,催促她。
      下了早工,直接去找李良,看到他家房屋的烟筒冒着炊烟,她的心踏实了。李良家境不好,兄弟三个,他排在老末,前边的两个哥都还没有说停当媳妇,庄稼人不是简单地过日子,而是要算计着过日子,他的娘不会过,有好的不吃赖的,把个家过得一塌糊涂,低矮破旧的三间北房,没有院墙。她老远看到他娘坐在灶前拉风箱,灶膛里冒出的柴烟熏得她不时地揉眼睛。
      李良娘知道她是来找哑儿子的,指指里屋,姑娘伶俐,笑笑,点点头,见到他躺在炕上,有些着急,急忙爬上炕,去摸他的前额,昨晚他发烧了,厉害,挺了过来,没有去出工。他醒着,见到夏花,笑了笑,要起来,她按住他,两人的手攥在一起,比划着让他多喝水,多休息,这手势只有他懂。
       中午,夏花趁母亲不注意从鸡窝里拿走了一个鸡蛋,下工后两人又去了老地方,她像变戏法一样拿出鸡蛋,李良很吃惊,他们这个年龄在家里轮不上吃鸡蛋,得给老人和孩子,且大部分要拿到了集上去换钱。
       他要烤熟再吃,她不让,非让他生吃,意思是有营养,李良想弄熟了两个人分,姑娘磕开鸡蛋就往他的嘴里送。
       下午,夏花娘没有拾够十个鸡蛋,很是生气,记不得哪个母鸡又在外面拉拉蛋了,没好气地摔盆扔笤帚,平日一个鸡蛋也舍不得吃,平白地把蛋丢在了外面,心疼地要命。夏花回到家,娘不停地埋怨她没看好老母鸡,再次核实,她还是举起了两个巴掌,娘更是埋怨,也知道女儿听不见,可就是不停嘴。
                        
                                                                                 二
  
       在场院里,两人又在一起了。
天上的月亮很圆,很清透,他们撕下一堆麦秸,依偎着坐在一起,没有话语,静静地仰望着天空,天空的神秘让两人很安静,很踏实,彼此的呼吸是他们的慰藉,是他们的吸引。
      又是一年的春风,明亮的大地在乡风中舒服地静卧着,姑娘想起了什么,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块花生饼,这是榨油剩下的渣滓饼,她偷偷地从家里的一大块圆饼上敲下了一块,给她李良哥哥准备的。他沉浸在天空的神秘中,姑娘用胳臂肘碰碰他,往他的嘴里塞,他闻到了一股清香。榨油余下的饼子实在是坚硬,需要放在嘴里一点点地用唾液去融化,也正是这样,吃起来香味不断。
      他想让她吃,姑娘不依,送到了他的嘴里,他咬一下,只落下了一点点渣滓,于是,两人你一口,我一口,都很兴奋,欢欢快快,他咬下了一大块,送到姑娘的嘴里,她䞍受了。
      后来你打我一拳,我摸你一把,开始嬉闹。
      第三天,李良交给她一个泥人,这是他用胶泥捏的,然后放在灶膛里用火烧成,有半尺高,一男一女,相依在一起,看面相和他们俩很像,姑娘笑了,脸颊飞上了红晕,有些害羞,笑着抱在怀里,埋怨他只做了一个,他从筐里的野菜下面又拿出了一个,姑娘满意了,飞快地亲了他一口。
      两人在地里用潮湿的沙土搭建房子,夏花捡来整齐的木棍做房梁,放上树叶封上顶,把泥人放进屋里去,她笑了,歪着头,幸福地看着,不停地让他也来看,他也笑了,搂抱了一下她,然后开始圈院墙,把院子建得挺大,姑娘赶忙去挖猪圈,养猪是主妇过日子必须有的,他画了几只鸡和一只狗,她画一个小人,一个梳着小辫子的女孩子,画成后,有点害臊,比划着告诉他,这是咱们的孩子,他懂了,也就嘿嘿地笑,两人开始深情地凝视……
      夏花把泥人悄悄地拿回家,寻思放在那里,她没有自己的箱子,找来找去,把泥人放在了粮食囤里。这天,她自己也亲自烧制了两个小泥人一个是她,一个是他,她拿给他,比比划划地让他晚上搂着睡觉,他明白了,由于兴奋,脸涨得通红了,高兴地一蹦老高,夏花羞涩地低着头,摆弄着自己衣襟,这时的李良抱起她在原野上飞快地转圈子,后来,两人醉卧在了土地上。
      晚上,夏花躺在炕上,估摸爹娘和弟弟妹妹们都睡了,她把他(泥人)从囤里摸出来,把双人的放在枕边,然后拿起泥人,开始抚摸,抚摸他的脸颊,抚摸他的屁股,抚摸他的脚……亲吻他,甜甜地笑着,唾液把他的头颅弄得湿漉漉,她很忘情……,又把他放在自己小巧、饱满的双乳上,让他触碰……
      最后,搂着他睡着了,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做了新娘,成了李良的女人。第二天,她见了他,有些害臊,也期待他向自己表述什么,很希望他也能像自己一样,搂着她入睡,用眼神不停地暗示他,同时比划着问他昨晚睡得如何,李良也是没有睡好,同样,他在被窝里不停地亲吻、抚摸她(泥人),第一次激动地不能自持,有了做男人的兴奋。此时,见她比划着问自己,他不好意思表述,只是低着头,她有些失望,眼睛里飘过了云翳,一只手去拽他的衣角,心有不甘,这时的他,只得比划了一个搂抱睡觉的动作,她懂了,脸上顿时挂上了红晕,期待男人能抱抱自己。
       她拉过他的手,他抱住了她。
       这年冬天,李良在生产队和几个社员一起铡草,现在已经不用铡刀铡草了,用上了铡草机,他是个男劳力,几个女人给他打下手,夏花也在这里,把棒子秸铡碎,用来做牲口饲料,这天出事了,由于不慎,李良的一只手被带了进去,随着机子的转动,手掌被碎成了几节,当场就昏了过去,鲜血喷涌。
      在场的几个女人都慌了,上了年纪的饲养员急忙关了铡草机,招呼人去套车,这时的夏花像疯了一样,眼看着他受到了这样的伤害,急得嗷嗷叫,不知如何是好,哭着叫着往县城方向跑跑,折回来,又跑跑,又折回来,不停地示意人们赶紧送县城去救治。
       他被送往医院,夏花要跟着去,队长不同意,她跟在马车后面一路小跑着,人们拦也拦不住,看着她的举动,人们深受感动。
       夏花娘见女儿第三天才从县里回来,生气了,把女儿关在了屋里,一天没有给饭吃,爹心疼女儿,吼女人不该这样对她。娘说:“你少管,你没有看到哑妮子成天和哑小子在一起?”
       “她娘!孩子从小没有个伴,她们是一起玩大的,两个苦命的娃。”爹卷好一枝喇叭烟,点着,吐出一口烟雾。
       “她们要是成了亲,这日子咋过?你想过没有!她爹!该给妮子找个婆家了。”
       爹没有说话,大口大口吸着烟。
       “他家一窝子光棍,咱的妮子能嫁过去吗?你要是心疼妮子就别管了,咱的妮子又不是嫁不出去,不傻不苶的。”
       爹不再说话,转身出去了,老婆说得不错,妮子嫁了过去只有受罪的份。
       娘开始张罗给夏花说婆家,想打扮打扮她,要买几尺花布做件褂子,娘没有过多地关心过她,在量身子的尺寸时,发现妮子的肚子有些鼓,一开始以为是女儿胖了,撩起女儿肥大、破旧的衣服,猛然发现女儿怀孕了,吓得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少顷,一个前扑,窜了起来,抬手掴了女儿两个耳光,眼泪下来了,指着女儿的前额开骂,夏花不知道娘所为何事,愣在了原地,她自己对怀孕之事也是懵懵懂懂,没有人教她这方面的常识。
       娘知道骂她也听不懂,便大哭了起来。
       她被关了起来,不让出门,惦记李良,想去县城医院,出不了门,只有不停地哭泣。娘开始发愁,女儿身上的孩子如何解决,看出怀的程度也是有月份了。
                                                                          
                                                                               三

      夏花的二姨有办法,说在家悄悄生下来送人算了,娘思量半天也就认可了,和她爹商量,他没有主意,只是埋怨老婆,说这是作孽。做娘的无话可说,爹就不再言语了。
      李良出院了,好得挺快,没见到夏花,他每天都去他们见面的地方,除了哭泣就是发呆。
    她没有来看过他,他担心她看不上自己这个缺手的残疾人了,也就没有去找她,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一个月后,忍不住了,去了她家,人家不让见,他比比划划,      夏花娘拿根棍子往外撵他:“滚!”
      他不走,蹲在地上。
      夏花娘就去请他爹过来,李良的爹看到儿子在这里丢人现眼,也是生气,上去就是一脚,他对这个残疾儿子没有好脸色,更不待见。
      他不躲不闪,挨了一脚也没动窝。
      爹来了第二脚,他还是不动,气得原地找东西,抄起半个土坯头子砸了过去,土坯破开了,他的头也破了,鲜血淌了下来,他还是不动地方。
      夏花娘躲开了。
      李良爹没有办法,就把其余的两个儿子叫了过来,他打不过两个哥哥,被三个人抬走了。
      后来,夏花生了孩子,是个女儿,挺漂亮的,大闺女养活孩子,太丢人了,娘虽有些不舍,心疼,还是狠下心让南乡的一户人家抱走了。
      夏花伤心之极,把一条绳子绑在房梁上,在炕上放一个小凳子,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刚把自己挂上去,家里养的那条小笨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对着夏花汪汪地叫着,急促而又惊恐,夏花娘听着不对劲,急忙开门,一声呼喊,哭着把女儿救了下来,夏花不哭不闹,一直在炕上躺了三天。
      娘开始给她找婆家,在乡下,因为贫穷,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嫁出去,就是傻女人也有人收留做老婆,何况夏花眉眼周正、俊巴,虽然哑,但是光棍们还是抢着要,没人关心她的过去,娘为他在东乡里找了一户不错的人家,男方岁数大了些,也很满意夏花。
      夏花被拉扯着去见的面,她没法表达自己的意见,只是呜里哇啦地叫着,没人在乎她的感受,很快就定下了结婚的日子,她想出去见见李良,娘不答应,她哭了一夜,把那两个泥人揣在怀里,上了接亲的马车,她走了,成了别人的女人。
      李良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没人告诉他。
      几个月后,才知道她嫁人了,哭了,嚎了一夜,第二天,他的精神有了问题,总是笑,每天在街筒子里游荡,手里拿着那两个泥人,没人关心他,都躲得老远,他从不打人,也没有出过村子,有时去夏花家,她娘就拿着棍子赶他,他把泥人举的高高,嘿嘿地笑,当木棍落下时,他就把泥人护在怀里,傻笑着一溜烟地跑了。
几年过去了,夏花回娘家时执意要见他,她的男人跟着她回来的,不乐意她去,她娘叹口气:“让她去吧,他傻的都什么似的了,哪里还认识人。”
      她去了,在街口遇上了他,见他坐在一盘废弃的碾子上拿虱子,不停地放嘴里咬,身旁放着那两个早已油腻麻花、没有摸样的泥人,她哭了,李良对着她嘿嘿一笑,急忙把两个泥人抱在怀里,直视着她,她试图走过去,他把泥人抱得更紧了,她比划着,他没有反应,走近了,他有了戒备,开始激烈起来,夏花只得向后退去,他又傻笑了起来,这才把泥人放在碾盘上,这时,一个淘气的孩子冲了过来,抢过泥人就跑,李良立时追了过去,小孩子没跑几步就被抓住了,他把泥人抢过来,然后提着小孩子的脚,一个猛抛,甩了出去,街面子上的大人们都吓傻了,夏花像疯了一样扑了过去,想接住孩子,所幸,小孩子被抛在了一堆柴火上,哇地一声哭叫了起来,鲜血直流,李良手握着两个泥人嘿嘿地笑着,生怕再被人抢去。
      夏花哭着跑开了。
孩子的爹娘赶了过来,抱着孩子去了卫生所,事后,孩子的爹娘又找李良的爹娘说理,他娘只得拿出十个鸡蛋给了人家。
      后来的冬天,李良死在了村头的柴火堆里。
      夏花自上次回娘家受了刺激,再也没有回来过,怕见到他。他死后第二年,她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他的坟上,填填土,烧上几把纸钱,然后把自己做的一双布鞋放在坟头的尖顶上。
      多少年过去了,每到烧纸的日子,她都去李良的坟上,放上一双布鞋,嘴里不停地叨咕,和里面的他说好一阵子的话才离开。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6-21 08: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给力

点评

哥哥,我在试着传照片,显示图片重复太多,我删不了,哥哥能帮我删出多余的吗,留下一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6-21 08: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性意义

点评

多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21:58
哥哥能不能再把照片编辑到文章的前面,我弄不了,哥哥费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50

17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7818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08: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我在试着传照片,显示图片重复太多,我删不了,哥哥能帮我删出多余的吗,留下一幅

点评

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1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6-21 08: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几行字说明一下

点评

我自己加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2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6-21 08: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9-6-21 08:41
哥哥,我在试着传照片,显示图片重复太多,我删不了,哥哥能帮我删出多余的吗,留下一幅 ...

点评

我再把文章传上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2

17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7818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08: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把文章传上去

点评

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3

178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7818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08: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子 发表于 2019-6-21 08:41
加几行字说明一下

我自己加吧

点评

当然你加,呵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3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6-21 08: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9-6-21 08:42
我再把文章传上去

24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85
发表于 2019-6-21 08: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你加,呵呵

点评

哥哥我加了文字图片找不到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21 08:48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北方文学论坛

GMT+8, 2019-9-21 21:29 , Processed in 0.06499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